证监会召开上市公司座谈会

7月8日、9日,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副主席阎庆民分别主持召开上市公司负责人座谈会,一是听取对当前经济金融形势的看法;二是听取对维护资本市场稳定、促进资本市场与上市公司健康发展的建议;三是听取对证监会工作的意见。下一步证监会还将继续召开一系列上市公司座谈会。

证监会召开上市公司座谈会

7月8日、9日,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副主席阎庆民分别主持召开上市公司负责人座谈会,一是听取对当前经济金融形势的看法;二是听取对维护资本市场稳定、促进资本市场与上市公司健康发展的建议;三是听取对证监会工作的意见。下一步证监会还将继续召开一系列上市公司座谈会。

  7月8日、9日,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副主席阎庆民分别主持召开上市公司负责人座谈会,一是听取对当前经济金融形势的看法;二是听取对维护资本市场稳定、促进资本市场与上市公司健康发展的建议;三是听取对证监会工作的意见。下一步证监会还将继续召开一系列上市公司座谈会。

更多外国投资者或参与A股

中国证监会7月8日起就《证券登记结算管理办法》《上市公司股权激励管理办法》等相关规定修改草案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旨在进一步扩大外国投资者开立A股账户的范围。鲁捷也表示,外资持有A股总市值约占A股总市值的2%,相对于机构而言,外国个人投资者能够带来的资金流入相对非常有限。

  中国证监会7月8日起就《证券登记结算管理办法》《上市公司股权激励管理办法》等相关规定修改草案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旨在进一步扩大外国投资者开立A股账户的范围。接受上证报记者采访的外资机构人士认为,此举有助于优化A股市场投资环境,同时也是中国资本市场整体对外交流不断扩大的步骤之一。

  荷宝亚太区股票中国研究总监鲁捷对上证报记者表示,A股进一步向海外投资者开放在用意方面与中国发展的大方向吻合。证监会拟增加“A股上市公司中在境外工作并参与股权激励的外籍员工”,这符合国家政策,因为国家已经注意到人才是非常重要的一环,国内政策可能会从单纯的补贴向吸引更多的人才方面转变。

  不过,这也要求有其他措施跟上。他表示,目前A股市场开放具备一定条件,但还涉及一些配套措施。例如外汇方面可能需要相关的配套措施。税收方面,针对外国投资者是制定特别税收政策还是和国内投资者的税收政策一样,这也需要进一步作出考虑。

  对于整个A股市场体量而言,业内人士认为,此举将带来一定的新增资金,但总量相对有限。德国商业银行亚洲高级经济学家周浩对上证报记者表示,和QFII等大型机构投资者相比,外国人直接投资A股的体量相对较小,但这会对目前整体投资者结构形成补充,帮助改善投资环境。

  鲁捷也表示,外资持有A股总市值约占A股总市值的2%,相对于机构而言,外国个人投资者能够带来的资金流入相对非常有限。

  不过,这对于A股市场依然具有重要意义。周浩表示,证监会希望引入更多外部投资者来投资A股市场,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想法,具有长期考量。

  “从目前中国市场的情况看,结构性矛盾突出。因为境内市场以趋势投资者为主,而海外投资者多数选择所谓的价值投资。从这一角度而言,引入外部投资者对于改善中国A股市场目前的投资者结构和投资心态会有帮助。”周浩说。

  从QFII制度到沪港通、深港通的开通,再到允许外资控股证券及基金公司、酝酿“沪伦通”等,中国资本市场对外开放始终在迈步。

  周浩认为,资金的境內外交流和联系,目前正处于不断深化的过程中。因此,吸引外国人来投资A股或者开设A股账户是整体对外交流不断扩大的步骤之一。(上海证券报 王宙洁)

A股市场现在是信心底

现在的A股市场已经处于历史底部,这已是民间和监管层达成的共识。7月6日,深圳证券交易所发文称,深市上市公司整体业绩稳步增长,转型升级取得积极成效,从上市公司业绩和估值水平看,市场都具备了稳健运行的基础。

  现在的A股市场已经处于历史底部,这已是民间和监管层达成的共识。但当前的A股市场究竟是什么底,市场各方则存在一定的分歧。估值底是各界比较认可的说法,政策底的说法也有市场。但笔者认为,当前的A股市场是信心底。

  为什么说是信心底呢?这个问题我们稍后再说。这里先看看监管层释放的政策信号。

  6月19日,央行行长易纲接受采访时说,“中国的资本市场有条件健康发展,我对此充满信心。”他强调,既然是市场,就会有涨有跌,投资者应该保持冷静,理性看待。

  7月5日,中国人民银行党委书记、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接受采访时说,上市公司盈利能力提升,平均估值水平在主要经济体中居于低位。国际投资界普遍认为,中国资本市场已显示出较好的投资价值。

  7月6日,深圳证券交易所发文称,深市上市公司整体业绩稳步增长,转型升级取得积极成效,从上市公司业绩和估值水平看,市场都具备了稳健运行的基础。

  7月8日,上海证券交易所发文称,目前来看,沪市公司整体估值水平已经处于较低位置,投资价值凸显。

  上面归纳的这些监管层对A股市场的表态,就是估值底的由来,其实也是笔者提出的信心底的重要依据。是什么造成了市场信心的缺失呢?在A股市场下滑的这个时间段,最大的消息莫过于新经济创新试点企业在上市(其他国际经济因素不在本文讨论之列)过程中暴露出来的估值问题了。

  某家拟在沪港同时上市的新经济企业,最早的估值在800亿美元到1200亿美元之间,其后随着在A股上市进程的推进,估值降到了700亿美元至800亿美元之间。后由于种种原因,这家企业暂时放弃了在A股上市。待到这家企业在香港上市时,其估值仅为540亿美元。

  同一家企业,A股市场与香港市场的估值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正因如此,新经济企业的上市引发了投资者对A股市场估值的不满,信心也跌至低谷。这就是笔者说A股现在是信心底的原因之一。

  还好,在这家新经济企业发行定价方面,监管层坚持了既定原则。

  非常认同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说的一番话。他说,新经济股股价最后的高和低,取决于两个人之间找到的可以共同接受的价格,这两个人一个需要投资一个需要融资。交易所不关心太多他们之间(价格)的上上下下。因为监管者不能左右这一个市场,并不能管理这一个市场,要敬畏这个市场。

  A股市场该如何从这个信心底走出来呢?答案必然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笔者的看法是,进一步净化市场的投融资环境,打造一个“三公”的市场,才能逐步恢复市场信心,吸引更多的增量资金进入市场。

  7月8日,证监会宣布外国投资者参与A股市场交易范围进一步放开。A股市场报之以普涨。

  最后,恢复A股市场的信心不会一蹴而就,这需要时间。监管层喊话有助于市场恢复信心,但扎实推进改革开放发展才是提振市场信心的根本举措。监管层只要按照自己划定的道路前进:统筹考虑研究拟定长远性、基础性制度建设举措,进一步丰富资本市场投资主体,拓宽资金入市渠道,优化资本市场结构,提高资本市场对外开放程度和国际化水平。如此,一个稳健发展的A股市场在不久之后就会呈现在国内外投资者面前。(证券日报 阎岳 )

中国证券报社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B2-20180749 京公网安备110102000060-1
Copyright 2001-2018 China Securities Journal. All Rights Reserved